蹈浪涛头再弄潮(长三角见证高质量发展·江苏篇(上))

 

说到江苏,人们都知道它是一个经济强省。江苏经济总量超过9.26万亿元,在长江三角洲地区排名第一,在全国排名第二。江苏省是中国百强县中的24个,是全国最多的。

然而,走在江苏的土地上,总能听到江苏干部和群众的自省:“从数据来看,江苏已经达到小康水平,但还不是一个全面小康的社会?”"在江苏,苏北什么时候能赶上苏南?"“我已经发财了,我怎么才能继续变得又富又美呢?”

我们要努力站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前列,落实中央通过的各项改革方案,大胆探索,大胆实践,积极试点,积累经验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苏的殷切期望。

新要求的实施,江苏紧随其后,一个个旨在高质量发展的深度变革酝酿萌芽,拔节成长。

观念的改变

辩证看待“保持”、“创造”与再跨越

张家港,长江入海的关键点。漫步在这个古老的名字叫做沙洲的小镇上,这里到处都是建筑,日夜繁华。聊天时,当地人的脸上充满了自豪:我们有全国第一个内河港口保税区和第一条县级市高等级公路。

张家港人民为当前的繁荣感到自豪。2018年,张家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1.6万元,相当于全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3.3倍。张家港连续十多年保持在全国百强县的前三名。

在江苏,像张家港这样的100个县值得一游。改革开放以来,江苏凭借其在沿海地区的优势和生机勃勃的发展壮大了县域经济。今天,在经济超过1000亿元的29个县(市)中,江苏占11个,数量最多。

然而,苏南模式“鸡吃米吃粮”能否为高质量发展创造新的辉煌?

去年,南通派了一个代表团去浙江宁波学习。回来后,我觉得有点“酸”:两个都是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宁波舟山港的货物吞吐量是世界上最高的,而南通港仍然是全国前十名。宁波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1万亿元,而南通的国内生产总值刚刚超过8000亿元...

“南通多次因为意识形态的‘机会疲劳’而错失良机。“南通市长徐惠民无法掩饰自己的遗憾:他已经成为一个开放的沿海城市;但未能及时提升港口的吨位;赶上乡镇企业的崛起和外向型经济的爆发,但未能及时转型升级...

“你不能‘进入一个身体和思想都还在过去的新时代’江苏省委书记楼秦简坚定地说:“从新时期的历史征程出发,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关头,我们应该主动从思想中获取红利,为思想注入动力。”。"

冲出误解,冲破枷锁,一个又一个“头脑风暴”在全省上下涌动,一个接一个地找出江苏干部群众思想的“瓶颈”,一个接一个地打通。

-实体经济很大,但并不强大。我们如何提高质量和效率?

拥有完整汽车制造能力的企业多达30家,但总销量不到SAIC的一半。有4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但像华为、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的“明星”企业很少...翻开这本书,江苏的实体经济规模很大,但高端产业发展不够,制造业大多处于中低端。

江苏人反映,这背后不仅有“路径依赖”,还有“速度焦虑”和“视觉局限”。只有打破思维定势、固有模式和狭隘视野,顺应世界工业和科技变革的大趋势,促进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权力变革,经济发展才能“更高”、“更好”。

——南北梯度差异明显。如何促进协调?

“苏北煤城”是徐州的过去标签。“我们应该摒弃‘地级市思维’,摒弃传统的‘苏北意识’。”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表示,多年来,徐州迎来了一批世界顶级手机配件供应商、柔性印刷电路板“隐形冠军”等优质企业,在新一轮产业升级中与苏南竞争。

苏南要打击嚣张气焰,战胜叛乱,增强危机意识;苏中不甘心中游,急忙去扛;苏北努力克服“等待依赖他人”的心态。江苏各地抓住自己的思想问题,弥补自己的不足,发展自己的能力,发展自己,协调发展。

-政府和市场如何加强治理能力?

“强政府”在江苏经济发展的特定阶段创造了历史辉煌,留下了“副作用”。政府不会放手。企业是依赖的,总是喜欢“找到市长”而不是“找到市场”。

在调查中,许多干部群众认为,高质量的发展需要“有前途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加快政府职能转变,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对外开放令人担忧。我们如何提高对外开放水平?

江苏开放较早,但竞争意识多年来已经减弱。有些人甚至认为“家庭背景”更厚,外资并不罕见。更深层次的“隐忧”是对外开放水平不高。对外开放意味着吸引投资和出口的思想仍然存在。

许多干部说,只有打破“陶醉的心态”和心态,江苏才能全面彻底地对外开放。

——科教资源转化不足,如何提高创新效率?

苏联两院共有167所学院和大学,学生人数超过190万,院士103人。江苏人民以如此丰富的创新资源为荣。

然而,有两件事让江苏人民承受了一点压力:上海和合肥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而夹在两地之间的南京也不禁让人担忧。南京大学毕业生留在江苏的比例不到一半,远远低于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生留在上海和浙江大学毕业生留在浙江。

江苏要创新高,必须激活丰富的科教资源,转化积累的科技成果,聚集高端创新人才。

"只有当你融化心中的冰时,你才能在行动中打破僵局。"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表示,只有不断保持“创新”状态,不熬夜创业,才能取得更大进步。

盐城突破“思维墙”,与上海全方位相连。台州跳出“城市河流思维”,激活了“海洋基因”……今天,江苏正在为数百条河流而战,新的发展观不断激发着高质量发展的巨大动力。

方法的改变

平衡“突破”与“建立”,深化和深化供给侧改革

原材料装卸码头变成了一个水声工作室,红色锅炉被数字电影绿色幕布取代,密集的污水管道让位于音乐喷泉...谁会想到这部曾制作过《漫游地球》和《魔兽争霸》等著名电影的《花莱芜》,曾经是无锡最大的轧钢厂——雪浪轧钢厂。

从轧钢厂到“梦想工厂”,不仅产品,而且产值都发生了变化。去年,无锡国家数码电影产业园产值为55亿元,贡献税收5.5亿元,而雪郎轧钢厂的年税收在最热的时候只有1亿元。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在不减少无效和低端供应的情况下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应?在江苏这块土地上,工业供给方面的一轮大变革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即“破旧立新”。

——消除产能过剩,建立新产业,更新产业布局。

在徐州,“轮胎之王”王来之曾使轮胎化学工业成为全市最大的工业。然而,传统产业的升级达到了顶峰。2015年,王来志毅然改变了职业生涯,投资近1亿元将化学仓库工厂改造成数字工业园。他创办了大学、研究所和企业,最终吸引了30多家科技企业。"被时代推到船上,我们不能回头!"

江苏每天都在上演旧事重提的故事。

“老”越来越少了。2016年至2018年,该省煤炭、水泥、平板玻璃和船舶产能分别降低了国家或省级目标的100%、205.3%、161.2%和100%。

“新”越来越强大。徐州半导体、南京智能电源、苏州纳米材料、台州生物医药、常州石墨烯...大量高科技产业集群蓬勃发展。2018年,江苏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产值分别增长8.8%和11%,比重分别上升至32%和43.8%。

——放弃低端产品,加强高端供应,将产品定位在更高水平。

在南通海门,一艘极地探险游船于9月6日正式投入使用。这张16万元的票三年后售出。

“这是中国第一艘独立建造的极地探险游轮。它覆盖着高科技,更不用说破碎的厚冰了。”招商局重工(江苏)有限公司总经理姚儒林表示,全球航运业正处于低潮,但邮轮是市场的宠儿,探险邮轮尤其受欢迎。“没有办法建造低端散货船。产品定位必须面向高端。”

在无锡的街道上,许多私家车被发现装有“千里眼”。智能后视镜不仅能观察车身前后的路况,还能“看到”下一个路口的红绿灯,读取秒、路面实时视频、车辆排队信息等。汽车前面突然刹车,300米外同一车道上的汽车也可以立即得到警告。

自去年以来,无锡在世界上首次突破了许多行业前沿和核心关键技术,如车路互联与协调、应用场景推广和标准系统验证,构建了真正的城市车辆联网环境无锡智慧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华贤平介绍

由于“重”的产业结构,一些江苏制造商被嘲笑为“笨、大、黑、粗糙”。如今,在国产c919大型飞机的发动机上,有江苏永汉的涡轮叶片,尺寸只有半巴掌大,但价值数万元。在刚刚登陆的5g网络中,有一条由恒通集团自主开发的光缆。总装运长度可以连接地球和太阳...江苏制造业的精髓和江苏智慧的尖端颠覆了许多人的印象。

——降低劳动强度,推广人工智能,提供更多创新服务。

在南京淮海路苏宁极地商店,当顾客轻轻触摸屏幕时,机械臂开始挥动研磨咖啡。从点餐到喝咖啡,最快的时间是45秒,比传统手工煮咖啡快3倍多。它还可以“记住”每个客户的偏好。

"从“卖商品”到“卖服务”,智能零售是零售的又一次升华."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靳东表示,利用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商品、用户和支付等零售要素可以数字化,从而实现采购、销售和服务等零售业务的智能化。

在南京康尼机电测试室,监控器实时监控广州5号线的铁门。只要异常关闭,就会立即弹出红色故障提示。智能铁门不仅可以在线监测,还可以远程诊断,及时发现设备的“亚健康”。从“故障修复”到“全周期维护”,大数据使制造业能够顺利扩展到生产服务。"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购买这种数据服务."总工程师石祥说。

“休息”为“站立”腾出空间,“站立”为“休息”打下坚实的基础。“中断”和“停滞”带来的变化使江苏的供应方结构改革保持了新鲜和活力。

机制变化

准确把握“进”、“退”、“控”改革发放奖金

“政府权力是有界限的”,“政府不干预企业,给予企业想要的一切”,“政府只做企业围墙之外的事情”...在江苏,企业家以这种方式评估商业环境。

-撤出,放在正确的地方,让市场真正发挥作用。

划清界限,少用行政手段,多用市场手段。

在苏州,土地审批不是看“面子”,而是看“衬里”。工业企业资源集约利用信息系统每年为企业提供“体检”。企业根据生产经营、资源消耗等大数据进行分类。通过电力和天然气等价格杠杆,鼓励“优等生”,强迫“差生”。

“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当生意兴隆时,承包工厂不批准土地?”在采访中,苏州太湖雪丝有限公司董事长胡郁芳生动地回忆起了那段时间,“一个接一个,吓了一跳!每亩平均税收比其他人低得多。再次扩张就是重复低水平。由于当时有1000多万元人民币用于新产品研发,当年的小型原始设备制造商工厂得以成为今天的领先品牌。”

打开大门,设置更少的行政壁垒,设置更多的市场路标。

在南京,执照审批不是一步到位的,一张纸没有交,一个词没有填写。“伴侣出门在外时也能认出面孔。所有申请营业执照的手续只需半天。”南京大学的先锋学生约翰说。

江苏省在3个工作日内开办企业,在5个工作日内取得房地产登记,在50个工作日内取得工业建设项目施工许可证,放开了审批之手,打开了市场的“大门”,激发了市场主体的活力。去年,江苏省的市场参与者总数比去年年底增加了13.8%。

-继续,处理好这件事,让政府有效地改变职能。

愿意做一名“酒保”,增强企业的收购意识。

纳税就像订购外卖:新企业“套餐”,跨地区企业“套餐”,非居民企业“套餐”...企业进入“江苏税务旗舰店”,选择“套餐”键下单。目前,90%以上的江苏税收基本事宜可以通过“江苏税务旗舰店”、“电子税务局”、“税务管理应用”等“不开会”在线渠道办理。

减轻企业负担就是为经济“储存能量”。在江苏各地,“水鱼文化”创造了一系列政府服务平台,让企业轻装出行。

做一个“快医生”,根据正确的药物解决难题。

在雷尚云制药集团的生产车间,灯光明亮,机器轰鸣声听不见,传送带上只有成排的药瓶。这条自动生产线体现了“精确滴灌”,只将3毫克的药丸和小米装入瓶中。

“过去,这种复杂的操作只能手工完成,效率低下,容易出错。”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经理马军表示,公司灌装自动化长期以来难以突破技术瓶颈。“由于苏州市工商局在2016年推出智能车间免费诊断服务,邀请专业技术服务提供商提供灌装解决方案。十二条自动化生产线将包装效率提高了50%以上。”

帮助企业“克服困难”就是为发展“排除障碍”。苏州每年至少对300家智能车间和20家企业进行免费诊断。无锡推进“成千上万企业的技术改造”;常州支持147个“机器替代”示范项目……江苏地方政府急企业,需要办企业,解决企业困难,疏通优质经济发展的“经络”。

愿意为“铺路”和打破壁垒搭建平台。

“没有人从银行借钱,所以他们在站台上被抢劫了。多么令人惊讶!”苏南一家小企业的老板李叶澄在江苏省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上发布他的需求后,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立即通过“抢单”与他联系。

李叶澄的企业虽然发展良好,但在成立初期并没有聘请专业会计师记账,财务数据不完整,导致一些银行不愿放贷。根据省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的数据,结合线下访问,本行此次“抢单”根据客户特点推荐了“信用速贷”产品,并向企业发放了100万元纯信用贷款。

为了帮助企业“搭建平台”和“匹配”资源,省工业技术研究所破解了科研和工业的“两张皮”,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帮助企业对接项目...在江苏,各种平台不断涌现,使得技术、信息和资源的流通“畅通无阻”。

当“撤退”是“撤退”时,“前进”是“前进”。“前进”和“后退”是恰当的,努力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全面深化改革正在成为江苏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引擎。

进入新时代,发展环境和任务发生了变化。江苏对改革开放的态度没有改变。它对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追求没有改变。它争取成功的动力没有改变。江苏将继续以勇气和决心发展,敢于啃硬骨头,涉过危险的海滩。江苏将在改革中重生,向高质量发展迈进。

(田俊荣、何聪、徐志峰、林立虎、刘志强、王浩、姚青雪)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