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投注会不会违规 - 《政府工作报告》怎么看? 起草组成员为你划重点!

 

网上投注会不会违规 - 《政府工作报告》怎么看? 起草组成员为你划重点!

网上投注会不会违规,央视财经评论丨《政府工作报告》怎么看?起草组成员为你划重点!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3月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李克强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分三部分,包括2018年工作回顾;2019年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要求和政策取向;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

2018年我们取得了哪些成绩?2019年,我们又将面临怎样的挑战?3月5日晚,央视财经频道推出75分钟特别节目“大家读报告”,邀请《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国际经济研究司司长宋立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做客财经频道演播室,深度解析。

  如何看待2018年经济成绩?

宋 立:高基数基础上实现了总体平衡 稳中有进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国际经济研究司司长 宋立:2018年经济总量突破90万亿元,可以说是在高基数上实现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我们2010年开始是两年上一个台阶,从2016年74万亿到2018年90万亿,则是一年一个突破。发展到这一步,确实是高基数上的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同时,结构在优化,消费的作用进一步凸显,而且高技术产业、新动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姚景源:2018中国经济成效显著 来之不易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姚景源:来之不易是讲内外环境极其复杂,大家知道外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整个世界经济都在下行,我们自身又处在一种转型升级、结构调整的阵痛阶段,应该讲是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问题并存。在这种状况下,我们依然完成了年初设定的主要经济发展目标,包括经济增长达到6.6%,物价上涨2.1%,实现3%以内的控制目标,应该说确实来之不易。

2019年工作重点在哪里?

宋 立:应对压力和挑战重在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国际经济研究司司长 宋立:报告起草中,对当前面临的压力和挑战都是有充分评估的。所以2019年的措施里面,首先就是要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希望通过这样一些措施,使我们克服下行压力,保持平稳增长。

当然,除了不利的一面,也要看到有利的一面,那就是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新动能快速成长,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主要的推动力;再一个,内需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在提高,所以我们还是有能力、有条件克服经济下行压力,同时实现我们的预期目标。

姚景源:增长的区间目标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姚景源:中国经济现在主要的矛盾和问题不是速度问题,而是高质量发展的问题。把目标定在比去年略有回落,还是希望整个经济工作的着力点放在高质量发展上。当然经济增长和就业直接相关,今年就业压力还要高于去年,但6.0%—6.5%这个区间还是考虑到了1100万以上就业的,只要整个经济增长处于合理区间,我们就要把更多精力放到结构优化、增长方式转变这上面来。

而且,还要认识到这个任务本身也十分艰巨,外部条件不确定性太多,经济下行压力不是哪一个国家独有的,要实现这样的增长同样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宋 立:经济增长率略有下调符合客观实际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国际经济研究司司长 宋立:今年定6.0%—6.5%之间有这么几个考虑。第一,今年面临的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有所减弱,国际的环境发生了深刻复杂的变化,我国处在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所以相对去年6.5%左右略有下调,这是符合客观实际的;第二,这个区间也是符合潜在增长率的;第三,按照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实际上我们现在只需要6.2%左右的增长就可以了,所以在当前的形势下适当下调一下增速目标也是符合实际的,同时从长期的规律来说,基数越大,增速必然越低,从1到2,增长是100%,2到3,就只有50%。

姚景源:让制造业有活力 有能力 走向高质量发展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姚景源:国家强起来最重要的基础就是制造业,我们现在讲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其实制造业下行幅度会更大,比如去年第四季度工业增长就只有5.7%。所以现在讲稳中求进,首先要把工业稳住,实行大幅度减税,就是要让制造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转型升级。增值税税率减3%估计绝大部分人都没有预测到,因为3%不是小事,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减去3个点,财政压力是很大的,所以总理后面也提到很多,包括政府要过紧日子,一些经费要减下来。

宋 立:打通资金到达实体经济最后一公里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国际经济研究司司长 宋立:这一次政府工作报告,面对下行压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方面,有这么几个措施,一是放管服改革;第二是减税;三是减费,像社保费可以下调到16%,而且明确要求在改革过程中,各地不得增加企业缴费负担,过去的历史欠账,企业现在比较困难也不要强制性去清缴,再比如,一般工商业电价去年已经下调10%了,今年还要再下调10%;第四,解决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我们现在资金总量不少,池子里的水不少,毛细血管不通,水就流不到最需要它的地方去,所以我们现在提出来要打通最后一公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